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全球缉捕:帝少的萌萌妻_ 第73章 小偷?-

时间:2021-04-08 14:0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蛋包饭小说全球缉捕:帝少的萌萌妻 第73章 小偷?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因为女人怀孕是男人出轨率最高的时候。”

    木苏苏……

    苍禁言……

    好吧,何晓看那两个人都兴趣缺缺他便也不在开玩笑:“好啦,我们说正经事吧。”

    “切,你小子要是在敢开玩笑,信不信我让你当不成男人。”苍禁言伸手一掌劈在对方的脑袋上。

    “哼哼,我这不是给你们两个人提个醒么?”虽然他还想继续在木苏苏面前爆苍禁言的料,但目前正事要紧,于是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本子:“嫂子,你呢照着这里面我写的做就行了,保证你能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他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木苏苏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本子,蹙眉:“我真的怀孕了?”直到现在她也依旧在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假。

    苍禁言……他见过有心计的女多了去了,他也见过装蠢的女人装到很蠢,可是他还真是第一次见一个女人与生具来就是这么蠢的。

    “嫂子,一般孩子过段时间就能做B超知道是男是女的,如果你还不相信你自己怀孕的话,那就等在过几周去我的医院照照B超就行。”何晓是很认真的跟木苏苏讲解,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的距离靠得有些近了,苍禁言在一边早就有些不耐烦。

    “天已经很晚了,你可以滚了。”伸手一把将靠近他老婆的男人提了起来,然后连推带揍直接往门外送去。

    “喂,喂,苍禁言你做人不带这样的好不好,我这才帮了你,你怎么就可以过河拆桥呢?”

    然而,他还在继续骂人的声音已经传不进来了,苍禁言“啪”的一声将门甩上,原本吵闹的房间一瞬间安静下来。

    木苏苏从刚才开始就握着何晓给他的本子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啦?”苍禁言走过来,伸手将木苏苏掉到面前的头发拔到耳边去:“你的脸色似乎越来越难看了?”

    听说女人怀孕期间是最幸苦的,虽然现在才刚开始,但是苍禁言的心就开始疼了呢。

    “呃,那个要不我们把这个孩子打吧”

    “啪”的一声,苍禁言冷着俊脸走到木苏苏身这,坐到床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苏苏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结婚这么久了,你还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到白头?”

    他们两个人自从结婚后就没有认真的谈过这个总是,现在突然看到苍禁言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起这件事情,木苏苏反倒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苍禁言不开口木苏苏也完全没有要回刚才他那个问题的意思。

    “呕。”

    明明是很严肃的对视,木苏苏的胃又反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捂住嘴吧起身想要朝洗手间冲去,然而她人还没有站起来,身子倒先腾空了。

    “你……”?“难受就别话,我抱你过去。”苍禁言没有脱鞋子,所以抱着木苏苏两步就到了洗后间。

    木苏苏爬在洗手台上,吐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好点了吗?”等对方稍微舒服些了,苍禁言才抱着木苏苏回房,而后一直问她怎么样了。

    说实话,她的心里真的很感动也很暖,只是如果她跟苍禁言两个人之间一但有了孩子那么将来,如果两个人要离婚那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了。

    “我记得当初我们两个人结婚时……”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苍禁言打断木苏苏还没有说完的话,“当初我们也并没有说过彼此之间不能有爱情,彼此之间的婚姻不能续约不是么?”

    “呃”木苏苏听了苍禁言的话,突然觉得对方说得好对她居然无言以对。

    两个人之间一直都是那种相敬如宾的感觉,可是就在今晚木苏苏觉得苍禁言温柔多了,他们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开。

    床上,木苏苏静静的躺着,苍禁言倒也十分熟练的关灯,然后躺下去。

    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地上的影子印出一片一片有阴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浪漫。

    木苏苏一转身,正好对上苍禁言那双深邃的眼眸。

    “苏苏,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今天晚上的苍禁言似乎话非常的多,而且讲的还都是一本正经的话。他们两个人之间像样的谈话少。

    也许参着今天这个日子把要讲的都讲出来,那也不错。

    “什么?”

    面对面相躺的两个人彼此看了眼彼此,有几秒钟的对视。木苏苏却吓得立即收回自己的眼神,假装转过身不去看他。

    “我们两个人能不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波及孩子?”苍禁言的很音很有特迎难色,而且属于少有的男低音再加上可能是因为是深夜所以说话时他故意压低了嗓音,正因为这样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一丝魅惑。

    “好。”木苏苏在说出那个好字时,才缓缓将手放到自己肚子的位置上去。

    这里,居然有一个小生命了。

    时间过得真快,她的脑袋里面不由得闪出第一次跟苍禁言见面的那些事情。

    “夜深了,别想太多,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妻子。”这一句话直到很久以后木苏苏想起来都觉得那只是一个无力的誓言。

    “嗯,那晚安。”

    “好,晚安。”

    苍禁言伸手,将木苏苏离得他远远的身子拉了回来,手绕过她的腰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那里有他跟木苏苏的孩子。

    只要想到这里,苍禁言就忍不住唇角上扬45度角的微笑。

    这一夜,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拥眠。

    次日,木苏苏醒来第一眼就是伸手摸了摸床的旁边,果然那里是空空的。

    “我就知道,那样小言情的画面一定是做梦。”

    木苏苏再次闭上眼睛。

    “啪”的一声,房门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

    原本想继续补眠的木苏苏吓得睡意全无,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要地震了呢,于是立即起床,连衣服也没有反随手抓了苍禁言放在一边的外套,套在身上就到门边开门了。

    “咔”的一声轻响,门打开了,倒并不是地震,而是因为她的门外站着好几个陌生女人,不对也不算是陌生女人,因为昨天吃饭的时候有做介绍不过她早已经不记得眼前的这些人谁是谁了。

    “有事么?”木苏苏长发凌乱,睡眼腥松看着不怀好意出现在自己门前的女人们。

    苍清月上前,一脸委屈的看着木苏苏:“嫂子,我的项链不见了。”

    她刚说出这句话时,木苏苏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立即退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该死的,这小言情里的这种好事不会被我撞上了吧。

    看看这架式,看看这开口的话,还有看看这些一个两个人,不正是小言情里的虐人情节么?“所以呢?你怀疑是我拿的?”木苏苏整个人倒显得很淡定,原本扶着门柄的手突然收了回来,双手环胸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玩什么花招。

    “不,不不,不是的嫂子,只是这件作品是我设计出来的,即将要去米兰参加珠宝展的,但昨天晚上吃完饭后就不见了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随便问问。”苍清月说得一脸委屈,那水汪汪的眼睛红了一圈就好像是她欺负了她一样。

    木苏苏扫了一眼她身后的人,除了几个佣人外还有大伯二伯,这个样子还真不像是来问问那么简单,不过……?“嗯,那你们自己进房间里去看看吧,反正我也睡饱了。”木苏苏伸了个懒腰没有在理会那几个女人,她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她不管了反正她行得正坐得端,还不如先去洗簌吃早餐去。

    半个小时后,木苏苏洗簌完,并且换好衣服下楼后。

    楼下的位置上居然坐齐了。

    “呃,早呀。”她有些尴尬,因为刚才洗簌时,她意外瞅了瞅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中午一点多了……这第一天在人家家里过夜居然就起得这么晚,这印像估计会被打零分吧。

    “苏苏呀,你先过来奶奶有事情要问你。”舒凤脸上神情有些难看,却还是礼貌的对着木苏苏招招手。

    木苏苏抬头,眼睛大概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只见一条很是时尚的项链被孤独的摆在桌上。她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别人还没有开口时,她最好的应该就是沉默吧。

    “奶奶,什么事?”木苏苏乖巧的走到舒凤身边。

    舒凤伸手握住了木苏苏的手,“这个东西你有没有印像?”

    木苏苏看着舒凤手指的方向,果然是那条特别的项链。

    “奶奶,我没有看过这件项链。”她说的是实话,只不过看这样子估计是没有人信了。

    “你说谎,昨天你明明将这条项链偷到了你的房间里,并且藏在枕头下面。”小女佣一口咬定是木苏苏,并且说得头头是道好像她昨天晚上亲见看到她偷了,看到她藏了似的。

    “不,奶奶爷爷,你们可别怪嫂子这条项链是我昨天晚上到她房间里看她的时候漏在那里忘记带回房间的。”苍清月小声的说着,完事后,没有听见有其他人的声音又继续补了句:“你们可千万别怀疑是嫂子偷的,她不是那样的人。”

    地对空武力绝无可能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