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都市充值系统_ 第三百九十三章:石碑-

时间:2021-04-06 15: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右尘小说都市充值系统 第三百九十三章:石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走错路能走出这种境界来,陈蓦都有些佩服自己。

    不过总的来说,他们两个是被困在这里了,暂时出不去,外面的人估计也进不来,听到陈蓦坦言的话语,方才悔悟的陈浩杰,顿时一脸惆怅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这里吧?”

    陈蓦摊开双手,无奈说道:“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就别急着这么快出去嘛,你在这四周转转,我去那里瞧一瞧!”

    陈蓦十分淡定的指着旷野中心的烂尾楼,尽管陈浩杰有些担心,但也明白现在不是拖后腿的时候。

    当初陈蓦之所以会让陈浩杰四处走走,纯粹是想让他涨涨胆气,别显得太过害怕。

    现在胆子练出来了,那么当然就得让陈蓦自己动手了,他有所预感,这一切肯定和那栋很怪异的烂尾楼有所关联。

    挥了挥手,下一刻走进烂尾楼的陈蓦,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陈浩杰视线中。

    而且不只是身影,连同那栋烂尾楼,也随着趴在墙壁外侧的常青藤一阵收缩下,很快就遮蔽了所有的出入口,连扇窗户都没有留下来。

    陈浩杰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在眼前发生,有些发愣的呆呆说道:“完蛋了这下子,连唯一能带着我出去的家伙,也跟着一起完蛋了。”

    他有些绝望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哀叹了两声后,终于发现自己什么都走不了。

    除了等待之外,他已经无法做出任何选择,至少在这个走不出去的无限之地里面,他就好像被困在了笼子里的鸟,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只能等了,希望别等我出去后,才发现世上已千年吧,……”

    ……

    陈蓦这边可没有闲工夫去考虑这些,世上千年也好,万年也罢。

    对于陈蓦而言,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时间的流逝除了带走该带走的东西外,其他任何不该带走的东西,总会留存下来。

    他不是个贪心的家伙,能有一两样熟悉的东西,和简单的爱好,就足以支撑他继续活下去。

    “真令人意外,我原本还以为会黑漆漆一片呢!”

    陈蓦看着突兀亮起了光芒的过道,以及被遮蔽,再也找不到的入口,耸耸肩膀后果断走了下去。

    直觉告诉他,这栋烂尾楼里面,藏着不得了的东西。

    至于是不是他感兴趣的东西,那陈蓦其实现在没得选择,他只能一条道走到底,是生还是死,就看老天爷来安排了。

    烂尾楼真的不大,满打满算占地也就几百平米左右,但这条过道出奇的长。

    陈蓦走了半个时辰,却依旧没有摸索到过道的边缘,过道内有着不知名的光充斥着每一个角落,好似跳动的精灵一样,照耀着四周一切的黑暗。

    但这一切的黑暗,却不包括陈蓦的影子。

    他的影子里面似乎寄宿着神奇的存在,在炽烈的光芒,也无法掩盖这种特征。

    “啊啊,还是没有走到头,这条路到底有没有尽头啊!”陈蓦停下脚步,语气充满了麻烦的感觉,随后象征性的伸出手,接着影子中突然跳动了一下,一把粗狂狰狞的电磁枪再度出现在陈蓦手中。

    “我不管有没有人在一旁监视,总之继续这样下去,老子就轰爆你们,别怀疑我的决心和武器的威力,……”

    陈蓦自言自语了一阵,但却没有谁做出回应,他有些不耐烦的举起枪:“最大功率,全开!”

    话音刚落,制热的电弧就从枪身上迸发闪烁,不断跳动的电浆犹如一簇簇花火,此起彼伏之间,带着“噼里啪啦”的响动声,一点点赤红色从枪口处闪烁起来,陈蓦毫不犹豫的一枪朝着前方轰去。

    “啪啦!”

    子弹似乎撞击到了什么,伴随着一阵咔嚓声,四周景象布满了裂痕,好像整个世界都破碎了一样。

    “咔嚓!”

    “咔嚓!!”

    “咔嚓!!!”

    动静越来越严重,“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最终在陈蓦有些无语的目光中,整个空间瞬间破碎,过道彻底消失,转而进入陈蓦实现的,是一个圆形的大厅,半圆形的天花板如同一个倒扣下来的大碗。

    纯白的空间正中心,似乎裂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一个升降台渐渐升了起来。

    升降台上摆放着一粒光点,理论来说陈蓦不该这么惊讶,连魔神都遇到过的他,不该面对这种小事情就如此骇然惊讶,毕竟光点这种东西,只要能力超凡,属性相近的存在,都能随意凝聚和操控。

    大门陈蓦却死死盯着那粒光点,好像见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陈蓦却清楚得很,那看起来弱小道随时都可能熄灭的光点,十分可能存在着巨大的秘密,因为系统就经常随手幻化出这种类型的光点,而在同系统初次见面的时候,系统本身似乎也是一粒光点而已。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光点里面有着什么,承载着什么,记录着什么,就十分值得推敲了。

    陈蓦这么想着,伸手就打算将光点拿下来。

    但是当他手仅仅伸到一半的时候,却突兀的停止了下来,因为那看似普通暗淡的光点,却在陈蓦伸出手的瞬间,眨眼间爆发出了刺目的金色光芒。

    随之光点直接飞起,在半空中逐渐幻化成型,最终一块漆黑整整三米宽,无米高的黑色墓碑从轰然一声,笔直的插在了地面上。

    石碑上雕刻着很多有意思的文字,但陈蓦表示自己一个都看不懂,所以先略过不谈。

    但除了莫名其妙的文字外,这块石碑上面还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生物,不过这些生物一个个挥舞着武器,或者其他东西,相互厮杀在了一起。

    画面上呈现的景象看上去十分惨烈,相互厮杀的双方,背负着自己的生命,同对手进行决死之战。

    陈蓦观察了好半天,终于在某些细节上,发现了一些情况。

    雕刻的生物不只是形象上千奇百怪,而且在各自比例上也很奇怪,有大有小,若是按照其中人类的身影作为基准,那么有的生物形状就堪比山岳,有的却只有人类拇指头大小。

    两相对比之后,陈蓦更深处发现了很多东西。

    其中包括包括了许多陈蓦耳熟能详的种族,也有很多幻想中的生物,这些存在都被席卷进一场战争当中,各自有各自的苦逼和血泪。

    其中陈蓦也不止一次看到过落泪的魔鬼,折翼的天使,陨落的神明,以及昂首不屈的地精和矮人,人类似乎在这些种族中不占据什么优势,但在陈蓦仔细看之后,却又发现这压根不是什么种族之间的战争。

    “这他娘有些坑爹啊!”

    陈蓦暗骂一声,接着仔细打量起人与人,人与兽,兽与兽,甚至神与神之间的生死战。

    这并非是种族的战场,反而更像是一个个集体势力之间相互的争夺,陈蓦有些牙疼,这样看上去,这些生物岂不是为了个自己的利益征战。

    瞬间这格局就降低了很多,有没有。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陈蓦,他将整块石碑上记载的东西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然后满脸嫌弃的说道:“这一看就是个大麻烦,你把我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我了解一场不知道多少年前发生的老故事吗?”

    石碑轻轻震动,厚重的声音跟擂鼓一样,一点点沉重起来。

    陈蓦满脸抓瞎的看着这一幕,实在是不知道该用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了,整个地面开始跟着震动,大厅简直跟地震一下,逐渐上下不断起伏,最终轰然一声石碑彻底碎裂,在最中心的部位,一块黑色的令牌悬浮在半空。

    陈蓦眨了眨眼睛,悄悄后退了一步,但令牌飞快的化作流光,幻化出一根红绳直接挂在了他脖子上,这货注定了打算强买强卖了。

    被陈蓦认定为麻烦的黑色令牌,死死赖在了陈蓦身上,似乎打死都不愿意停下来。

    陈蓦嘴上一歪,有些无语。

    “还真是彻底被赖上了不成?”

    令牌开始装死,一动不动的挂着,任由陈蓦走动的时候,一晃一晃的不断摇摆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情去理会胸口的令牌了,因为随着震荡,以及石碑的崩碎,本来被黑色石碑巩固的空间,在那一刻彻底破碎崩溃。

    于是陈蓦开始茫然无措的看着现在的烂尾楼,大厅已经消失,自己正站在烂尾楼某间残破的房间当中,露出外面天光的窗口,有常青藤正一点点覆盖其上,显得绿油油的青苔在地面上不断蔓延。

    “咔嚓,咔嚓!”

    诡异的声音也跟着一起扩散开来,接着第一块承受不住重压的砖头,终于碎裂开来,如同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样,一面墙壁轰然倒塌,接着整栋烂尾楼开始倾泻,然后天花板距离地面越来越近,陈蓦二话不说窜向了敞开的窗口,看也不看的一跃而下。

    “为什么我会在五楼啊混蛋!”

    从五楼一跃而下的陈蓦稳稳落地,完全卸去了所有力量的他,深深吸了口气后,开始吐槽起来:“这他娘也太奇怪了好不好,我可不记得我有上过楼,而且居然还是五楼,要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就死定了好吧!”

    在陈蓦吐槽声中,已经濒临极限的烂尾楼,终于轰然倒塌。

    炯炯有神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陈蓦这才发现自己还有一单生意没有完成,也不知道从走进去后再出来,到底经历了多少时间。

    但因为出来的地点和进去的完全不同,陈蓦一时之间道真找不到人了。

    无奈之下四处找了找,果然在一块石头搭建成的缝隙中,找到了正匍匐再低瑟瑟发抖,不断乞求着什么的陈浩杰。

    这家伙自从目睹了陈蓦和季玲青之间的战斗后,从此就开始改信玄学了。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

    陈蓦从背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家伙直接把头塞进了缝隙中,露出了大半个身体,正瑟瑟发抖的乞求着满天神佛的保佑,不过或许真的是神佛保佑,这么大的震动,居然没有把他埋在地底下,简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从缝隙中把脑袋拔了出来,陈浩杰默默看了眼陈蓦神经兮兮的说道:“刚刚突然传来了一阵地震,我被吓得干净找了个缝隙躲了起来,生怕一会突然下雨了打雷,没地方躲雨被淋湿,接着患上了感冒症状。”

    陈蓦有些同情的看着他所谓的躲雨的缝隙,这里真的只剩下一个缝隙,整个身子都在外面蠕动着,却把脑袋塞进去躲雨,没把他压死还真算得上命大。

    “但就是蛮可惜的,还没等我钻进去,裂缝就直接被震塌了,最后剩下的空间不多,恰好只能塞进去一个脑袋。“

    “你能活着,还真是命大啊!”

    陈蓦稍稍有些惊讶,不过今天的惊讶已经够多了,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又招惹了和麻烦的东西后,陈蓦就有种想要自己限制行动冲动。

    “好了,这里的麻烦都解决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样了。”

    陈蓦小声嘟囔了好几句,但来到大街上的时候,才短暂的松了口气,因为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关系,自己的手机是已经不能信任了,所以在街道高楼上的广告中得出了日期和具体时间后。

    两人都不由自主送了口气,还真怕出现什么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情况。

    接下里只要将这个熊孩子送回家,接着领到钱后我自己也能跟着回去了,不过一想到回到家里也有一群吵闹的熊孩子的时候,陈蓦就有种夜不归宿的冲动。

    最终他还是没有把这种冲动变成现实,护送陈浩杰回去后,算是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辛苦了大半天后,总算将工作问题处理完毕,拿到了报酬后陈蓦就兴致勃勃的钻进了一家饭馆,将今晚损耗掉的体力,全部补充完毕。

    这才回到侦探所,因为大半夜的关系,所有人都已经睡了。

    尽管苏离依旧固执,但在陈蓦和沐嫣然双方面的劝告下,总算没有了那种,不管你多晚回来,都要等待的固执。

    能听劝,那就是说明还有救。

    陈蓦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找了个地方自己躺下就睡,至于楼上的房间他是不想去了,并非如何如何,而是纯粹懒得吵醒一些人。

    所以将就着在沙发上过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的陈蓦,起身后看着准备好的早餐。

    吃完继续上班去,昨天已经浪费了一天,今天可不能继续旷工了,尽管及时去上班的陈蓦也只是在办公室里睡大觉而已。

    不过至少人在那里,就算得上一个精神上的支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