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巫夏_ 第七十六章 有母为狐,其名涂山-

时间:2021-02-01 00: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炎鸦皆烬小说巫夏 第七十六章 有母为狐,其名涂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符夏已经脑袋都要炸了,信息量太大。

    又是天道盟妖族,又是七大圣,又是真王之血,又是镇国九鼎,又是隐巫尊为姒姓王族血脉但是却不能觉醒真王之血,如今又冒出一个青丘涂山之血。

    到底自己身上所拥有的血脉藏着多少秘密啊!

    “符夏洗耳恭听!”信息量太多,巫子已经麻木了,有什么赶紧说吧,爱死不死。

    “呵呵呵呵呵呵。”巫子的态度让巫尊轻笑,他的头颅在黄泉井中飘摇着:“这是今日吾跟你说的最后一件事了。”

    “吾也是刚明白。”

    “隐巫尊之所以出手帮着腾蛟掩盖痕迹,又在南骨想杀你的时候出手重创南骨,诛灭群妖,就是怕你死了。”

    “那么,你就有让隐巫不得不救的理由。”

    “除了王嗣血脉被他所知之外,你还肯定能够给他带来莫大好处。”

    “这好处就是巫族终极巫器,可以号令整个巫族的王位象征:镇国九鼎。”

    “而镇国九鼎需要真王之血才能驱动,除此之外,哪怕是巫神在世也不能发挥出九鼎的万分之一的威能。”

    “然,真王之血觉醒的条件之苛刻,看来那位隐巫尊自身没有这样的条件。”

    “当年禹王熔铸九鼎之后,以启王之血为九鼎开封,故而代代以来,只有最纯正的血脉才能驱使后天功德至宝,巫族九鼎。”

    “而启王之血,不仅来源于大禹王,还有青丘之狐,涂山氏血脉。”

    “青丘乃是狐族之主,那位对应魅惑天道的十尾天狐:绝代所居之处。青丘满山都是天狐一族,此族生而为人样,又不是妖类,乃是天生神兽。”

    “狐主绝代生而为神,有十尾,天地皆被其魅惑,大神通无穷。绝代手下有四大九尾天狐,分四姓而作人居。”

    “启王之母就是青丘涂山氏族之女,启王不仅有巫族血脉,还有神族血脉,两脉合一而成天下第一位王。”

    “想要驱使九鼎,必须有真王之血,而想要有真王之血,必须有涂山之血。”

    “不是青丘之血,而是必须是涂山之血,就算青丘其他三族:有狐氏、苏氏、褒氏之血都不行,必须是纯正的涂山之血。”

    “巫子符夏,你的母亲,想必大有来头啊!”

    什么!本来觉得已经麻木的巫子再次被巫尊这个结论给震惊的无以复加。

    开什么玩笑?

    “你说我妈是狐狸?”巫子指着自己的鼻子,止不住的对巫尊吼道:“你说我不是人和人生的?而是人和狐狸生的?开什么玩笑!那我不是人狐?还是狐人?”

    “我读书少,你别唬我!巫尊!我妈怎么可能是狐狸!”

    “还是青丘狐?”

    “别以为你是巫尊就能乱说,熟归熟,乱说一样告你诽谤。”

    巫尊静静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巫子嘴里一边碎碎念一边原地转起圈圈来,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对巫子情绪失控的样子感到奇怪。

    毕竟对于少年来说,陡然之间很难接受自己的母亲是一只天狐的现实。

    但是如何难以接受,符咒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

    眼看着巫子转了一刻钟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符咒不得不出口打断了巫子的动作。

    “虽然仅仅是猜测,但是如果我这猜测没错,那么随着你的修为增加,真王之血也开始觉醒,具体情况只有你自己知道,巫子符夏,你身上恐怕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异变。”

    异变!符夏猛的顿足而立,他想起了在他血液中的那枚蝌蚪神符。

    即便是符夏再怎么不愿意相信符咒巫尊的猜测,可是现实告诉他,符咒的猜测是真的。

    自己的母亲恐怕真的是一只狐狸。

    “如果您猜的是真的,那么我爸怎么说我妈生下我之后就死了?”符夏转身看着巫尊,声音干涩:“如果您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真的是天狐涂山氏一族,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死掉?”

    “还是说我爸在骗我?我妈没死?”

    “我爸到底知不知道我妈是一只天狐?”

    “汝父是否在欺骗你,吾也不甚清楚。”符咒闭着眼睛,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波动:“但是如果汝之母真的在生下你之后就死了,吾的猜测恐怕就是真的了。”

    “须知当初大禹王之妻,那位涂山氏族女为了生下启王,耗费了全身神力,所以当启王生下来的时候,她亦殒灭。”

    “代代真王皆如此!子生而母亡。”

    “吾也是得出这个结论才敢大胆猜测汝之生母恐怕为涂山氏之女。为了生下汝,汝母神力尽耗,故而汝生而汝母灭。”

    “这就是为了诞下拥有真王之血的王嗣付出的另一个代价。”

    “身怀真王之血的王嗣如果想要成功存活下来,所需灵力耗费也极为惊人,九尾天狐一族的神力往往都被腹中胎儿汲取一空,故而王嗣生下来就拥有极为高深的天资天赋。”

    “一生一灭,此乃天数,更改不得。便是当年强大如吾大夏国朝,一样对此束手无策。”

    符夏呆呆的听着巫尊的话,然后伸手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如果巫尊说的是真的。

    为了让自己生下来,自己的母亲耗尽神力而亡。

    原来,我的存在是让母亲死去的代价么?

    老爸到底知不知道?

    如果老爸原本不知道,那么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如果,我爸不知道我妈是天狐,那么为什么我妈会嫁给我爸?”巫子突然开口,他有些迟疑:“我爸到底知不知道?”

    巫尊摇摇头,轻声道:“此事吾无法回答汝,毕竟吾也不是全知全能。但是吾敢肯定,此事如果汝父不知晓,那么吾猜测唯一知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就只有一人。”

    “隐巫尊!”

    符夏点点头,幽巫尊说的不错,此事如果自己的老爸姒曩不知情,那么只有那位神秘莫测的隐巫尊知晓了。

    而且巫子敢肯定隐巫尊一定知晓什么,否则就解释不通隐巫尊为什么会对自己示警。

    “说起隐巫尊,有一件事我要告知幽巫尊。”想了想,巫子还是决定将此事和盘托出。这件事的告知,巫子甚至有些报复心理。

    只能让你吓我是吧?

    我也让你知道被人吓唬是啥滋味。

    “在我醒来之后,巫傀儡阿四身上带着隐巫尊的巫力对我示警。”

    “什么!”符咒猛地睁开眼:“汝是说隐巫操控巫傀儡对汝示警?警告什么?”

    符夏摊开手将事情原原本本的没有一丝遗漏的全部说出,他看着符咒皱起的眉头,语气没有丝毫停顿。

    幽巫尊认真的看着符夏,将巫子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仔仔细细的记在心中。

    当符夏说完之后,幽巫尊终于敢肯定,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

    “很好!”符咒点点头:“如果隐巫尊都对汝示警了,那么证明吾的猜测没有错。”

    “这一切的事情,都有隐巫尊的安排。”

    “王嗣啊,汝自己当留心,至于巫殿,吾会好好查探的。”

    “汝去吧。”

    见符咒让自己离开了,巫子也不过多逗留,毕竟今天这些情况他还没消化完毕。

    幽巫尊看着巫子的背影,眼中巫火燃起,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怒意。

    五大巫公居然有人走漏了消息?

    为什么天道盟会出现在茅山周围,已经有了解释了。

    天道盟肯定知道了什么,不然腾蛟不会贸贸然冒着巫妖大战的风险进入禁区。

    隐巫尊也肯定知道了什么,不然不会尾随腾蛟而来。

    不过,消息到底走漏了多少?

    王嗣的存在到底还有多少势力知晓?

    幽巫尊符咒突然觉得头疼,本来以为固若金汤的茅山巫殿居然出了叛徒?

    到底是隐巫尊在离间茅山还是确有其事?

    可是王嗣的存在事关重大,而且这名王嗣还拥有觉醒真王之血的潜力。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是万一隐巫是在离间,自己要是搞出大阵仗,恐怕茅山立时分崩离析。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

    巫尊有多头疼巫子没有理会,也没时间理会。

    因为符夏也在头疼。

    秘辛这种东西,知道的多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知道多了就会胡思乱想。

    青丘——隐巫——天道盟。

    母亲——父亲——真王之血。

    还有七大圣。

    光是这些就够少年把头想破都想不清楚了。

    不过,自己早晚要去青丘一趟的,他要去弄清楚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不是涂山氏之女。

    还有老爸到底知不知道这些事情?

    那张网似乎越来越大,大的紧紧困住自己,挣扎不得。

    自己似乎已经在不经意间深陷其中,已经逃不掉了啊。

    如果自己不变强,心中没有一点底气。可是如果变强,岂不是落入那位隐巫掌中,自己的真王之血对于隐巫那么重要,他会放过自己?

    除非——

    我变得比隐巫还要强!

    那么到时候就由我就亲自掌控镇国九鼎!

    不管了!先变的更强再说。

    至于隐巫。

    日子还长着呢!

    符夏迎着阳光,大步走在黑石板路上。

    当带着风云之势的巫子回到嘉定殿的时候,他愕然发现平日里不轻易踏入这里的咒幽在殿中端坐。

    “你怎么来了?”

    看见小巫娘的巫子心情立马变得极好,那些让他纠结惆怅的事情都在那张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脸中被暂时抛却一旁。

    咒幽还没来得及回答符夏的问题,上首坐在主位上的符厌咳了一声显示自己的存在。

    巫子转身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巫师。

    见终于引起了自己巫子的注意力,符厌的老脸上深色复杂。

    这个臭小子,眼中只有小巫娘么?

    是了,这臭小子也长大了。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罢了。

    符厌摇摇头,甩掉这些复杂的心思

    “阿夏啊。”巫师迟疑着开口:“虽然我很不想告诉你,但是,毕竟这一天早晚都会来的嘛。”

    巫子从巫师口中还没说完的话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您说。”巫子躬身,头也不抬。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臭小子。”符厌笑呵呵的,脸上却满是不舍:“本来呢,按照原计划,我和咒幽要等年祀之后才会入世,不过现在情况有变。”

    “凡间最近很不稳定,几大势力开始有摩擦走火的迹象,作为维护凡间存在的知守,由于领头者知   世少阳子的突然失踪,也有些不稳定。所以呢,我们准备走了。”

    巫师这话让符夏脑中嗡的一响。

    走?

    “您是说——?”符夏很愿意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他知道就像巫师说的那样,早晚会来的。

    “我们要走了,符夏巫子。”

    咒幽的声音冷清清的响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